在你背後

越过山丘(七)

waiting4nobody:

有朋友私信说这章被锁,重发一下,就不带tag啦






朴志训累极了就只是睡,陷在疲惫里出不来,越往里钻越觉得香甜。睁眼的时候果然钻进了赖冠霖怀里,额头顶着他的睡衣纽扣,稍微硌得有些疼。赖冠霖正抱着他,一手扶着后颈,一手贴在腰上,都只是轻轻的,不至于压得他难受的程度。虽然埋在昏暗的怀抱里看不见,但他猜赖冠霖还没有醒来,毕竟他的呼吸就在头顶,缓慢又均匀,大概是在什么美梦里不愿意离开。他悄悄动了动,趴着身子从被褥里爬了出去。


天才蒙蒙亮,他借着微光看见钟上的时间不过三点半,而他却已经睡饱了似的,一点困意都没了。他想总不该是因为兴奋,又不是第一次恋爱,怎么还要这样被过多的肾上腺素支配,反反复复想着那几句话和动作,心跳过速。


他和赖冠霖认识的时间,差不多也有十年了。他想两个人都不曾预料到还会有这一天的到来。他曾经和朴佑镇半开玩笑地说,这段婚姻要么将就一辈子,要么就有谁中途强行下车,再也不理所谓的和平协议了。他以为自己看得很开,周全考虑了所有可能性,因此也不对未来抱有任何消极的担忧与积极的希望——这当然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发生了改变,只是好像发生得太快,同时又无迹可寻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对他表白了心意,随即也听到了他的回应。


喜悦太大,砸在身上总有种失真感。他下楼倒杯冰水喝,回头看见赖冠霖站在身后,刚从睡梦里出来的人还是那样的迷糊,和生日那天早上一模一样。


“我把你吵醒了?”


“没有。怀里突然少个人,我能感觉到。”


赖冠霖走过来,撒娇似的把头埋在他的颈窝,蹭了两下才伸手搂腰。


实在是过分亲密了。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其实还有这么个黏人的性格,毛绒绒地扑过来,在没有冷气的夏夜里逼出了他一身汗水。


“那不还是因为我才醒的么…回去睡吧。”


“哥怎么不睡?”


他连声音都黏人,吐出的气息喷在颈后的皮肤上,烫得过分。


“.…..我睡不着。”


他好像僵了一刻,又立即更紧地抱过来。


“那我也睡不着。”


“我们看电影吧!”




结果翻来翻去家里只有一部釜山行。一人裹了一条毯子缩在沙发上看,毯子下面,手还虚虚牵在一起。


两个人谁都没说,其实这片子,他们早就各自看过了。这会儿坐在一起,也不知道是为了一点温存还是为了再次欣赏丧尸。赖冠霖又高又瘦,朴志训被他把头按在肩膀上,不一会儿就因为太硬了稍稍麻住。开往釜山的列车已经发出去,第一位乘务员被咬伤的时候朴志训还是吓到了,心里摔个一跤,连带着整个人都往后仰。脖子又麻又痛,忽然承受了来自右边的一点重量——赖冠霖睡着了。


他靠在他的肩上,侧颚处有明显的感觉,他知道那是他的鼻梁,再下面是他的气息,吹进他的睡衣里,温暖又湿润。他不敢乱动,余光看到外面天已经大亮了,于是轻轻把毯子往上移了一些,盖过赖冠霖偏来的侧脸,挡住窗外扰梦的晨光。


屏幕上的危险逃生还在继续,他按了静音,这样那些无声的挣扎就更显得可怖。不过他还是没关掉,想着这还是第一次和赖冠霖一起看电影,怎么也得有始有终吧。




晕晕乎乎地,他像是也要睡过去,又忽然记起来,真要不严格地算,他和赖冠霖在很久之前是一起看过电影的。


就一次,但也是很巧的一次了。他和男朋友第一次约会,挑了一部热门的爱情片,买了爆米花和可乐进场的时候灯还没灭,四下里看了一圈,在后排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赖冠霖还穿着高中的校服,他稍微一算,他该是高二,午后的冷场时段能在这里见到他,必然是翘课出来看电影了。


他旁边还坐了个男生,一样的校服,但是明显小了几个尺寸,半张脸躲在他手臂后面,看不太清。但朴志训认出来了。是叫裴珍映,高赖冠霖一级的声乐生,他还没毕业的时候见过几次。所以是早恋吗?其实也不能这样乱扣帽子,谈恋爱实属天经地义的事情,何况他和赖冠霖只在父母聚会上碰过面,他也没有立场凭着一声哥哥的称呼就去管教他。但他还是忍不住地一直回头看,惹得男友问他,是不是遇上了什么熟人。他模糊着回答了,又在熄灯之前再次往后看去,他看见赖冠霖头转向另一边,手却悄悄伸向裴珍映的方向,把他的手滑溜溜地捉住了。


赖冠霖脸上有个笑,贴着他柔软的面颊上扬,半点没有他印象里的冷样子。他以前见他的时候,他总是戴顶帽子,挂着耳机,遮住了好看的眼睛,甚至沉着嘴角,看上去又凶又难亲近。现在想想,那大概只是他刻意的选择,他把所有的温柔与可爱都省下来留给了别人,在日常之外最大限度地发挥着自己的热情,一小团火焰似的,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
“怎么还在看啊?”男朋友凑过来问。“前任吗?”


最后一句问得小声,但难免有过度僭越的嫌疑,又带了点莫名其妙的八卦和醋意。朴志训一下子就觉得被冒犯了。他冷冷地给过去一个否定的回答,抽回被人缠住的手,含着怒气看屏幕上男女主角梦幻地相逢。


他和赖冠霖,怎么也不可能存在男朋友说的那种尴尬关系。被他这样误会,他却摸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因为谁而生气。


散场的时候他依然下意识地关注后方,却只看到空空几排座位。高中生情侣已经提早离开,似乎也免了出场时相遇的尴尬。可就算真的碰上了又怎么样呢?他有种感觉,赖冠霖断然不会因为他就觉得不自在的。在他那里,风和雨都挡不住真心的喜爱,四围里空气是烫的,不是空气的人和事也都被烫得融化,根本阻碍不了他的眼睛。


他那个时候就觉得这很迷人,好像连太阳都要放弃星系的中心位置,火热热地围绕一颗凡星转。人是天生畏寒惧热的动物,可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又似乎会格外渴望温度。一场电影下来,男朋友揉他哄他,蹭出了他满手的汗。他觉得热,但还不到大汗淋漓的程度,总归是不够。




后来他们又碰见一回。酒吧后巷里,男朋友借着醉意要第一次吻他,漫长的交往时间和狭小的独处空间让他避无可避——那就,亲吧。细腻感官被侵犯的时候总会提起全部的精神,他紧闭着眼睛试图享受并不算差的吻技,可是耳朵却灵敏地捕捉到了外来的声音。他眯着看一眼,霓虹灯光下,赖冠霖背着一个人从他面前经过了。男孩子细白的脚踝露在外面,好像稍微一握就要受伤。这样的意识让他觉得赖冠霖的动作也变得很轻很轻,还伴着他们两个的悄悄话,挠人心似的,却是越走越远了。


男朋友搂住他问:朴志训,和我在一起,你连装装样子都不愿意吗?总是这样不专心,真的很没意思。


男朋友也算是追了他很久才勉强得手,他承认他真心又温暖,可是刚刚那个湿漉漉的吻实在提不起他半分兴致。他的火种无法点燃,捧在手里倒还不如丢掉。




回去的时候他醉醺醺的,一点思索也沾上了酒精的气味,突然冒出来,火辣辣地扼住神经让他差点走不动路。他的恋爱怎么总是撞上赖冠霖的恋爱,偏偏一边温吞,一边滚烫,他觉得自己像条一心求死的鱼,宁可被立即煮沸五脏六腑也不想像现在这样被慢慢地吞噬热情,他害怕到最后什么都不能剩下,却也明白他从一开始就丢失了自由游水的机会,尽管在水里,但是是困在水里。


被水禁锢的鱼,可能是最可笑的意象了。








赖冠霖是被爆锅的声音吵醒的。他从沙发上起来,脚步虚浮着走到厨房,竟然看见朴志训举着铁铲在料理台面前左蹦又跳。实在有点滑稽,哥哥跳舞时灵活的身体此刻紧缩在一起,弹簧小人一样跟着锅里的的动静慌慌张张,不知所措。他几乎立刻就醒了觉,赶上去接了铲子,顺便在他出汗的手心软软地捏了一下。日光下两人看见对方,默契地回想起昨晚言语和身体的交流,目光错漏之间,一个脸红着退到后面,另一个低笑一声,开始处理蛋壳和蛋液混在一处的糟糕鸡蛋。


这场景,怎么看都温馨过度,当真是一夜之间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


临上班之前,赖冠霖冲进房间里来。那会儿朴志训刚穿上衬衫,纽扣还捏在手里就被来人抓过来抢走了主动。一共十颗,他从第二颗开始慢慢扣进衣服,扣一颗,在他脸上亲一下。朴志训不好意思看他,于是头越埋越低,最终只能让他吻到额上的头发,轻轻一碰,牵扯了碎发扑进眼睛,扎得他又痒又疼。


“这颗,今天一定要扣。”


赖冠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移到了颈后,悄悄地拢着脖颈转一圈,最终停在锁骨附近,蹭着皮肤帮他扣完了最上面一颗纽扣。


“哥脖子下面都红了——”


他贴在他耳边讲话,声音沉沉,再次勾起一点回忆来。朴志训没说话,扯着他站好,两个人结结实实地交换了一个告别吻。




“对了哥,晚上没事的话一起吃饭吧。佑镇哥也在。”




朴志训答应了,按下心里的蜜意开车上班去。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捕甜达人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선유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-UglySoul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磕颜少女101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JOKER77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条大:越过山丘 7
  6. 谁好看磕谁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ck226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在你背後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- 暮色兮凉城。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sura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Love.linli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Octob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圈圈圈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summer hat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