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你背後

【罐昏】越过山丘(四)

waiting4nobody:

-没什么意思的一更 




-前文点我






(四)




六月上头,家里终于少了明文规定的条条框框,又恢复了懒散的室友生活。但是变化确实发生了,两个人第一次在家做饭吃了。


那天赖冠霖约了几个朋友一起打球,要散的时候柳善皓突然提议去他家里转转。




“就在这附近不是嘛。”


他不知道大学同窗是什么意思。难道不该各自回去冲凉,然后再出来喝酒宵夜吗?柳善皓拍着球在他身边晃悠,他想着今天这场还算是输给了他,到底觉得不好拒绝,一身臭汗地开车回家。




到了门前才发现不对劲,熟悉的四个数字反复输反复错,他抓着头想定定神,旁边柳善皓又闲不住地和他说话:“哥连密码都忘了吗?不会是——”


“经常不回家吧?”


输密码的时候要避嫌,柳善皓站得远远的,可是最后一句反问却像问在了耳边一样靠近。赖冠霖忽然有种被戳中错处的心虚感,又因为朋友的无心攻击感到半分恼火,心想今天这门到底怎么回事,当真要惩罚他,不让他进了吗?


门锁自带的女声这时候响起,提醒门外的两个人,有人给他们开门来了。


朴志训穿了件黑T,白色短裤,脚下踩了双黄色的普通拖鞋。他想起来他是从不穿人字拖的。忘了是什么时候问过他,他还有些不好意思,说是因为会硌着脚趾,实在很不舒服。从那之后他就开始注意了,发现确实如他所说,他向来不会委屈自己的。


“...我早上换了次密码,忘了和你说了,抱歉。”


他还戴着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,被他偷偷称为朴志训的独家居家时尚。


“嫂子!”


柳善皓从门框外跳进来,一张口就让两个人都红了脸。


“胡说什么呢!”赖冠霖使劲在他颈后拍了一下,“叫哥!”




赖冠霖洗完澡下楼的时候,朴志训和柳善皓正在院子里接电线,一条连着灯,一条连着烤盘。几个男人吃饭,无非就是肉和酒,不过他们三个倒有点不一样,赖冠霖啤酒,柳善皓可乐,朴志训橙汁。五花肉上盘滋滋作响,对面两个人已经拿好了筷子,做好随时开吃的准备。这种情形下,赖冠霖不知不觉成了烤肉的人,一盘肉都见了底还没尝上一口。


“哥,啊——”


柳善皓还和以前一样,对着人怎么亲热怎么来,夹着块肉仿佛捧了颗心。他向来不舍得拒绝,伸着脖子就往前凑。谁想刚要进嘴就被人半路截了,朴志训把那块拌着辣酱的肉拦进了自己碗里,头也不抬地吃掉了。


“冠霖不是不喜欢这个么。”


赖冠霖咂咂嘴,好没意思地又喝一口啤酒。


他还不知道朴志训这个爱记仇的性子呢。




几个月之前朴志训的工作室搬家,小朴老板当晚请员工吃饭,发短信请他这位老板家属也到场应个景。赖冠霖忙完才想起来有这么件事儿,已读短信沉到界面第三页,他烦躁地滑了两遍才翻出来具体地址——一家弘大的烤肉店。说实话,毕业后他很少往那块儿跑,人多,也吵,路边的音乐也是花花绿绿,一不小心就能勾起一点泛酸水的回忆。他想不明白朴志训为什么要带员工去那里聚餐,经费不够他可以大方支持,在新沙找家高级自助怎么也比在那里热烘烘地烤肉要强。他不甘不愿地在办公室坐到十点,想着要不干脆“加班”混过去,抱歉的措辞已经在键盘上打了一半,这时候突然叮的一声,又滑进来一条短信。


“那个…冠霖啊…你要是不忙的话,能不能快点过来?拜托了…”


他食指按在删除键上,噼噼啪啪地一串删掉了那句婉言拒绝。穿上外套出门,不自觉地就往电梯口跑,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急些什么。


是朴志训的语气。他不了解他和别人聊天的习惯,至少在他这里,他还从来不曾用过连续三小点这样柔软又带点撒娇意味的符号。第一反应,他不禁想他是不是又被灌多了酒,晕晕乎乎就给他发消息——这很危险。新年的时候他也参加了他工作室的聚会,发现里面有个混血小孩儿总围着他转,满脸写着爱慕,又或者说是荷尔蒙。他后来旁敲侧击问了他几次也没问出什么结果,但善良可亲的志训哥总归不会随便辞退人,青春期没褪的小朋友也不会轻易放弃,这么摆在一起,还是不好。


到底哪里不好,他也来不及想,因为他刚进烤肉店就看见朴志训站在人堆里,一只手还被人扯着,脸上挂着意识模糊的傻笑。他再往里走一点,确确实实确认了拉住他的人正是那个不知道轻重的小孩儿。


他连外套都没脱,直接把人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,看他摇摇晃晃像是要清醒过来,才转头和不太熟悉的年轻人们打招呼。


迟到的人当然要受罚,赖冠霖刚喝了两杯酒,回头又看到朴志训和黄毛小子搞在一起。两个人在玩猜拳,朴志训握不紧一个拳头也张不开一块布,笑呵呵地拍着对面人的手要耍赖。


他还很少有机会能看他玩得这么开心。他和别人拉着手,眼睛里溢出来的喜悦多了一点也让他看见,明亮又刺眼——所以干嘛要拜托他赶过来,浪费这点时间,单单为了罚他酒吗。


赖冠霖含着火气又不好发作,干坐着等这一餐结束。这时候对面有个女孩子突然开口,说老板家属来了这么久也不见老板招待,实在太不像话。小姑娘眨眨眼睛,一桌人忽然都安静下来,又听见她说:大家想不想看他俩互喂啊?


一呼百应,起哄拍手的都有,他看着朴志训慢吞吞坐过来,满脸不情愿的样子,夹起块肉蘸上辣酱,随即就要喂给他。


赖冠霖抿着嘴,垂下头想要捕捉他一个眼神,却发现他压得更低,和他捉迷藏似的,一个追一个跑,怎么也不能停下来半途相遇。酒精上头,他整个脑袋都被情绪塞满像是要着火,一句冷冰冰的话直接就讲了出来:我不爱吃这个。


这下他总算达到了目的,朴志训受了惊似的抬起头,眼睛里面湿了一块,委屈又堂皇。


他的火也被浇灭了。


旁边人赶忙打圆场,说不爱吃就不勉强,今天也聚得差不多了,咱们这就散了吧。朴志训听了就要起身去结账,声音哑哑的,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。


赖冠霖发觉自己听不得他这样。他把他按回座位,抢先递出银行卡,稍微驱散了一点尴尬的气氛。


回家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,冬末的冷风从半开的车窗呼呼灌进来,吹不来清楚的神智,反而更觉得头疼。


这种状况也是第一次——跳过了争吵的冷战。大概他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一般的相处模式,跨台阶一样直进的婚姻,就连摔倒也比其他人来得简单;而站起来,站起来也不需要互相搀扶,第二天醒了酒照样可以当作什么不愉快都没发生,至于有没有受伤,那是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的小秘密,轻易不能分享。




这会儿,六月初夏的早夜里,烤盘上的声音渐渐炸开,像一股微小电流窜进心口,麻得发痒。


赖冠霖知道那时候他是受了伤的,现在发痒的,只能是那道没有妥善处理的伤疤。他放下夹子,终于自给自足吃了一块肉,余光里看到朴志训被辣红的嘴唇,边缘处稍稍肿起来,鲜艳又脆弱。


他又给他添了半杯橙汁。朴志训和他对视一眼,倒有点不自在似的——也确实应该不自在,他们之间并不该有太多显露关心的亲密举动。


“谢谢。”


他这样把他推远一些。




“诶,我一直有件事儿挺好奇。”


柳善皓吃得两颊鼓鼓,小心翼翼地问他们。


“冠霖哥刚毕业就结婚了……可是你们两个恋爱,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”


“明明还总说和我最亲,偷偷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我一声……”


弟弟委屈,筷子搅着碗里的食物,乒乓作响。




两个人都被问住,大约各自着急着要用什么答案来应付,又怕对方先开口的故事圆不回来,紧着神经不敢随便说话。


“你管那么多干嘛,成天好奇这个好奇那个,连哥哥也要八卦。”


赖冠霖教训他。柳善皓扁扁嘴,看着是要放弃,结果又转到旁边拉朴志训的袖子。


“志训哥是什么时候看上冠霖的呀?臭屁又有脾气,真是想不明白……”


朴志训一口饮料差点喷出来,柳善皓这几个字的概括还真的挺准确,赖冠霖从不掩饰那点自信,又在生活里的方方面面伸着小触角,一不留心就要被刺中——还是挺痛的。




“善皓啊。”


“我和冠霖是一见钟情…没多久就在一起了,你不知道也正常。”




朴志训说完并不管对面人的反应,只是低头,好似害羞。但只有他自己清楚,这句随口讲出来的故事其实是今晚的又一个小捉弄,猝不及防的,且想让赖冠霖应付不暇呢。




“是这样。见了两次我就表白了。”




这倒是实话。真实的情况被两个人篡改压缩,竟然也默契地解决了眼下的窘境。柳善皓大喊浪漫,举起杯子要和两个人干杯。


“你们两个要一直幸福下去呀!”


话语真挚,神情可爱,三个人碰杯的时候好像心意相通,都有点感动了,有种故事成真的错觉。




其实半真半假,听起来最浪漫的部分反而是真的,顺其自然的发展倒是添了后期的加工,确实有矫枉过正的嫌疑。讲故事的人一说就过,可能过段时间都要忘了今晚这时的局促,毕竟只是做一场戏,又有谁会在下戏之后还记得台词呢。






柳善皓走后,赖冠霖主动承担了洗碗的活儿,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没看见朴志训的身影,探头出去才发现他还在院子里站着,好像一直没有进来。外面灯已经灭了,只有天空还染着远处闹市里散开的绚烂光芒,烧红的颜色隐隐约约蔓延开来,像是蒙上了一层黑纱的夕阳。


他走过去的时候闻到一点淡淡的花香,再走近一点才意识到是院外的蔷薇开了。下午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小小的花骨朵,没想到一个晚上过去竟然已经悄悄放开,是个小小的惊喜。




朴志训刚刚挂断电话,转身看到他像是吓了一跳,两只手缩在胸口,愣了一会儿才不自然地放下了。




“哥今天…是不是有点生气了?”


“因为善皓问的问题。”




“没有啊,他那么问,不是很正常吗?”


“平时我也总被人这么问,都是这样回答的。”




昏暗里他们看不清对方的表情,只知道两个人的呼吸都很轻很轻,像是在勉力避开中间那片花香浓郁的空气。




“一见钟情…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?”


“我看哥刚刚脱口而出,好像很轻松的样子。”


控制不住地,这个词牢牢缠在心口,在临近午夜的朦胧氛围里,他问了出来。




“你没有试过吗?不就是一瞬间的事么。”




心脏狂跳,他看到他一双眼睛忽然亮着,星星点点如同跳跃的火苗。




“像这样的一瞬间吗?”




他迈出半步,略一低头就亲在了他的嘴角。轻轻一碰,果然是一瞬间的事情。有点凉,但又好像是烫的,一瞬间太过短暂,他根本来不及记忆。








-tbc.




-最后一个场景灵感来源于《没爱》



评论

热度(79)

  1. 捕甜达人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輝鏡泠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-UglySoul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JOKER77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条大:越过山丘 4
  5. 谁好看磕谁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ck226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在你背後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Love.linli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- 暮色兮凉城。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sura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Wololfm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Octob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圈圈圈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summer hat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