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你背後

【罐昏】越过山丘(二)

waiting4nobody:

-努力扶旗




-按我的想法这篇真的会一如既往地平淡




-(一)在这里






(二)




早餐总是分开的。朴志训先起床洗漱,下楼之后另外一个匆匆爬起来钻进浴室准备,一直到他吃完了才会露面。赖冠霖往往用一杯咖啡打发早餐,喝过之后会头也不回地草率告别,两个人全天在卧室外的碰面一般只有这样转瞬即逝的三十秒。但是今天不一样,他们几乎同时起床,各自占据了洗漱台的一边,微微抬起视线就能看到镜子里精神不振的对方。朴志训有些不自在,牙膏泡沫留在口腔里怎么也漱不清似的,甜味渐渐发涩。他余光看见赖冠霖正在往头上抹发胶,细长的手指忽上忽下,缓慢地抚摸着发梢。




“哥。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有件事儿昨天忘了和你说…”




他靠在洗漱台边,讲出来一句犹豫还飘着薄荷的味道。




“妈妈说想过来住一阵。”


“照顾我们。”




“啊?”




朴志训惊讶了,漱口水顺着声音流进胃里,冰得他打个冷颤。




“没事吧?”




赖冠霖赶上来抓住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伸到背后替他拍。朴志训确实是呛到了,重重咳嗽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,就着赖冠霖的手重新喝水漱口。两个人靠得有点儿近了,他几乎被他正面抱在怀里,而面前人还恍然不知,只一个劲儿地问他“是不是还好”。




朴志训扶着水池稍稍退后一步,落在背上的大手立刻跟着掉落了。他清了清喉咙。




“要我去接妈妈吗?我今天没什么事情。”




“啊,不用,她中午的时候会自己过来。”




看来是已经定好的事情,到当天早上才出于礼貌给他通知一声。朴志训到底多想了一层,大概又一次提醒他两个人的关系其实连室友都比不上。可有可无。




“知道了。”冷冷淡淡三个字,他绕过他就要出门。




“哥不洗脸吗?”




“脸不是还没洗吗?”




赖冠霖的声音里明显带了笑意,咕隆咕隆含着,像一块巨大的磁石要把他吸回去。他没有办法,又慢悠悠地转头去放水。




“妈妈是让我回来问你的意见,这事儿还没定呢。”




“你刚刚,生气了?”




他一张脸埋在水里,听他在旁边轻轻试探,忽然觉得轻飘飘的,像在游泳。




“以后别乱开玩笑。”




他正正经经地回答他,拿了他手里的干毛巾擦脸。




“妈妈来了……也没什么,就还这样过吧。”




“你别担心。”




反而是他来安慰他。朴志训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,毕竟平时一加班就不回家的人也不是自己,真要被妈妈发现了,怎么也怪不到他这里来。




他于是想说一句“你自己多注意就行了”,但忍了忍还是没能说出口。


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


“妈妈来的时候提前和我说一声吧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事实上他们两个都把这件事想得过于简单了。从来没有别人打扰过的伪装生活里突然闯入了妈妈这样的厉害角色,一进家门就是战场,连演习的机会都不留给他们。两个人需要面对面吃完一桌的丰盛早餐,还得在另一边的温和注视下漫不经心地闲聊日常。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清楚地了解了对方的工作,最近遇上的麻烦事情,几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餐桌相亲。


当然这种意识不是身处其中焦头烂额的朴志训想出来的。他那天随便和朴佑镇提了一嘴,损友就立刻这样回复过来,后面还添个贱兮兮的“看来有故事”的欠揍表情。他并不和他多分辩什么,毕竟回到家还有更头疼的事情等着他去应对。“加班”不再习以为常,两个人会在不停的电话催促中准时到家吃饭,荒废了两年的餐厅突然实现了它的意义,精心准备的食物在暖光照射下晶亮亮地勾人食欲。朴志训许久没有经历这样的居家生活,偶然享受了半个月倒觉得还算不错——除了饭后被赖冠霖妈妈推出门去散步这件难事。


散步其实是种奢侈的放松活动。但这样讲其实是个伪饰,朴志训心里一直把它称为尬走。尤其旁边还有赖冠霖一起,两个人隔了半臂的距离慢慢走路不说话,在小区昏黄路灯下各自计算着时间。往来的路人里有年老的夫妻挽着对方走,还有年轻的伴侣手牵手讲着悄悄话,相比之下他们两个倒像是刚进中学的早恋学生,懵懵懂懂地不敢伸手。他这样想着就觉得好笑,甚至没忍住出了声。




“怎么了?”




赖冠霖竟然没忽视他的笑声。




“没有…就是想起以前学校里的小树林,你还记得吗?”




听见了他的小声回应他就继续讲下去,“好多人偷偷跑那儿去谈恋爱,后来被发现了,学校每天派人蹲点看着,一抓一个准,闹得可凶了。”




“诶,可能你进校的时候已经没这风气了,我们那时候是真的挺搞笑。”




“那哥也在小树林谈过恋爱么?”




他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,把他已经带过去的话题调转回头指向自己。他觉得他虽然还喊他一声哥,但语气里好像都带了审问的意味,可他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他的目的,只能模模糊糊地给他一个答案。




“谁上学的时候没早恋过呢…”




“那哥也这样和别人牵过手么?”




昏暗里他突然靠过来,干燥的手指探进他汗湿的掌心。




“妈妈在前面。”




他凑在他耳边吹风一样轻轻地说,很痒。




朴志训抬头,果然看见赖冠霖妈妈站在便利店门口和人讲话。似乎是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,她回过头来和他们挥挥手。他下意识地举起左手,可是左手被赖冠霖整个缠在一起,两只手停在半空不尴不尬。




赖冠霖先放下了,又立即环住了他的肩膀,把他带进怀里去。他的手肘直愣愣顶在他的肋骨上,硬碰硬的,不知道是谁会更疼。




今天这个戏额外多做了一场,真是累。








“热。”




妈妈走掉之后他到底在他胸口顶了一下,两个人又回到之前的距离。




“热的话,要吃冰淇淋吗?”


















晚上八点半,小区便利店里寥寥几个人头,推开门听见风铃击打的清脆声音,跟着是兼职生提不起精神的“欢迎光临”。天气还不算很热,冰箱里只有两三种水果棒冰,另外还躺着几个双人共享的碗装冰淇淋。朴志训其实很想试试今年新出的蜜桃芝士口味,但分量太大总归不合适。他犹豫一会儿还是问身后站着的人:“你吃吗?”




赖冠霖不爱甜食。当然他也没有听他亲口讲过,只是在共同生活的时间里还几乎没见过他尝试这类东西。两个人是以平等的关系走到一起,但谁都没有忘记从前该有的差距,又渐渐发现其实他们拥有着很多倒置的品性和习惯。这当中就包括口味。用高大怀抱圈人的弟弟成熟又老道,被迫僵住手脚的哥哥却爱极了与之相反的小孩子零食。朴志训没有意识地给两人分别贴上了各类标签,对碟下菜单,既不会碰到对方的雷区,又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有些幼稚的小偏好,互不打扰,在有限的空间里对等分割了空气。但是有些时候情况也会不受控制的偏离方向。现在的他像个傻坐很久想要伸懒腰的孩子,悄悄张开双手去触碰隔了一层薄膜的另一个区域,怀着他也说不明白的某种期待。




他侧着头,只能看见赖冠霖的小半张脸,在重影里泛着温柔的光。




“和哥一起吃一份好了。”




赖冠霖手长。跟着他的回答从身后伸过来拿了那罐冷饮,凉气忽然顺着手臂漫上来,不甚舒服。




是在刻意讨好他吗?因为今天多出的那一点工作量。在这样突如其来的亲近时刻,他莫名其妙地生出这样的想法,心情稍稍蒙上了一层灰。可是他好像忘记了什么叫讨好,忘记了什么叫投其所好。所以他其实在期待着和他分享这一碗蜜桃芝士的冰淇淋吗?又或者是在悄悄盼望着这一次分享过后可以微微靠近的距离。




“哥…哥带钱包了吗?”




衬衫扣子解开三颗的年轻男人这会儿耷拉下脑袋,拖着步子走到他面前来小声发问。




原来戳了好一会儿的小心思都要因为没带钱包而失去意义了……两个人十分钟前身无分文出了家门。




“我也没有……那就算了吧。”




“可是哥不是很想试试这个口味的吗?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啊,前两天无意间瞥到你手机了…你在看新品冰淇淋测评…”




心尖一抖。他先是被发现了小秘密,又被人这样清清楚楚记住了,带到今天来,无意之间却又顺理成章地取出了这份冰淇淋。当然,就差一点他就可以实现愿望品尝到了蜜桃芝士的味道,但这点遗憾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。




“哥在这儿等我一下。”




赖冠霖把冰淇淋塞给他,快速地跑出去了。




他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。两条长腿甩开微风,像是把所有烦恼都抛弃到了身后,自由自在,义无反顾。这其实只是他第二次看见他跑,第一次要在久远的少年时期,但是记得很清楚,和此时此刻遥遥相对,重合着消散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赖冠霖拿着几张纸币回到便利店,发现朴志训正蹲在门口,手里捧着冰淇淋,面前还有一只半大的金毛犬。


他走过去的时候专心逗狗的人显然没注意到他,举着白色的小勺子在狗狗的眼前晃晃悠悠,不知道在小声说着什么。




“.…..虽然我看得出来你很想吃……可是狗狗是不能随便吃冰的呀……我替你吃了吧!”




舍身就义似的,他看着他把融化掉一半的冰淇淋递进嘴巴,跟着闭上眼睛露出愉快的神色。他的眉眼和唇线都弯成一样的弧度,在一只陌生的狗狗面前暴露了他嗜甜的小孩天性,毫无保留的,让人在知道缘由的情况下依然感到匪夷所思,甚至有些嫉妒。




要不怎么说人不如狗呢。




他又挖了一勺,这次是满满的一大块,差点就要掉出去了。可是朴志训怎么忍心浪费呢,他小心翼翼地托住勺底,一整口全部吞了进去。他果然看到他被冰得皱起眉,又立即因为冷饮的融化舒展开来,再次露出了更加满足的表情。




“冠霖!”


“便利店的女生太善良了!我和她说我们就住这里,你一会儿就送钱来,她竟然就让我先吃了诶!”




兴许是因为终于吃上了心心念念的冰淇淋,他的声音里也带了甜味。一整晚笼罩在他身上的别扭与抗拒都突然消失了似的,变成了柔软的喜悦蔓延过来。




“给你勺子。”




他也蹲到他身边,摸了摸小金毛的暖毛,小小地吃了一口奶黄色的冷饮。




是真甜,甜得发腻,可是意外地不让他讨厌。其实他一直都可以敏感地察觉身边人的情绪变化,他把这归结为分享床铺,浴室和餐桌所必然衍生的默契。但是偶尔他也会感受到一点不同,就像现在,他觉得他对他的快乐甚至有些感同身受的意思了。






-tbc.





评论

热度(84)

  1. 捕甜达人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輝鏡泠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-UglySoul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JOKER77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条大:越过山丘 2
  5. 谁好看磕谁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ck226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在你背後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Love.linli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- 暮色兮凉城。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sura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Octob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Wololfm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圈圈圈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summer hat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