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你背後

【罐昏】越过山丘(一)

waiting4nobody:

-这次真的脑补过度,大概算个先婚后爱




-七月争取多写,下个月正式开始备考就没指望了 总之我再坑就考试不过




-有副cp,但基本没戏份 很平淡,看着玩儿








(一)




朴志训坐在地上看视频。他fo了很久的大神终于又出了新的作品,看起来是认真准备过一段时间才整合了放出来。值得等。他一边看一边在纸上写点什么,漂亮的动作总能给他一些新的灵感,要及时记下来才好。就是在他落笔的那一会儿,耳机里的音乐进入了间奏,低低的像一阵微风。他听见楼下的汽车声。


刚过十点半。他把视线从钟面移回窗外,院门已经在慢慢地合回一起,高瘦的身影倏地进了屋檐下,门廊的橙色灯光跟着溢出来,饱满地画成一个圆。




赖冠霖进房间的时候没看到人,灯倒是全亮着,从里间的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。软沙发边的小几上摊了几张纸,旁边盖着朴志训的平板电脑和荧光绿耳机。大概在他回来之前,正在洗澡的人又认真工作了。他扯开了领带陷进沙发里,光脚踏在毛绒地毯上才发觉不对——巧克力棒的碎屑零零散散沾到脚底,抬起来慢慢清理,竟然也堆满了半张面巾纸。


这哥怎么总还长不大似的,爱吃小孩子的零嘴,小孩子一样吃得丢三落四。他还弯着腰,刚瞥到一点纸上的字,那边浴室的门就开了,又连忙瘫回去,眯起眼睛昏昏欲睡。




朴志训穿了一套灰白格子的睡衣,但显然并不合身。领口开得太大露出了被微微烫红的锁骨,衣袖垂到大腿,裤脚埋过脚背——应该是慌忙之中错拿了他的那一套。




周年纪念的时候有朋友送了两套睡衣,除了前襟的口袋一左一右,其他样子没有一点区别。这种事情上两个人倒都没有顾忌,当晚就换上了,典型的合格伴侣。赖冠霖坐着没动,看他小心翼翼绕过床尾重新拿了一套又飞快溜回了浴室,这才完全睁开了眼睛,开始考虑等一下再见该怎样反应。




上周两人吵了一架。其实原本是和他们没有实质关系的事情,但最后出了门争得不可开交的竟然是两个局外人。最后朴志训打车回家,赖冠霖直接去了机场,几天不曾联系。今天他出差回来,因为谈成了重要合约心情大好,进门的时候才回想起来之前的状况,一颗心吊在半空,尴尬得莫名紧张,手心里微微出了层薄汗。




这还是两年多以来第一次吵架。而抛却缔结婚姻的这两年,在他们漫长的相识过程中也因为年龄的差距从来没有过争执——说得更直白一点,他们并不是亲近到可以互相暴露和发泄情绪的关系,对彼此也从来没有抓心挠肺需要嘶吼的感情。两个人都确定这一点在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也并未改变,因此几天前的争吵仿佛是飞来的石块砸中了窗户,碎片落满了房间却没人敢去收拾,绕着走了几天,到今天不得不面对了。






朴志训再次走出来,头上罩了一块白色的毛巾,几乎笼住了小半张脸。他慢慢走到小几面前,拖鞋在地板上踢踏出哒哒的声响,在静夜里显得过于突兀了。




“哥——”


“冠霖啊——”




同时开口,像两个玻璃杯的碰撞,清脆的一声之后双双落地,被脚下的地毯全数吸收。




“哥先说吧。”




“佑镇没事儿了。我上次心急,话说重了,你别放心上。”




“我也有错,没弄清楚情况就一个劲儿地怪哥不对,我和哥道歉。”




谁也没想到会和解得这么容易,两边都直接服软,默契地立刻翻过篇去。朴志训这时候才掀起了毛巾,额发还在滴着水,凉凉地淌在发热的面颊上,很舒服。他朝赖冠霖笑了一下。




“出差挺顺利?”




“嗯。”




再没有多的话了。毕竟他和他都对彼此的工作不甚了解,至多就是在外人面前可以粗浅介绍的程度。裂痕仿佛没存在过一样被立刻修复,赖冠霖又和他闲话几句,起身换了衣服去洗澡。






朴志训在他进去之后轻轻舒了口气,直接在软沙发上坐了下来。已经进了五月,穿着长袖衣裤开始觉得燥热,他抬头看了眼室温计又觉得不对,动动屁股换了个姿势才发觉根本不是温度和衣服的问题——赖冠霖刚刚坐着的时间太长了,体温都传给了棉质的坐垫,顺带着烘到他身上来了。但这个意识并没有让他觉得不自在,往里靠了靠,解锁手机查看未读消息。




第一条就是朴佑镇。人在伤心难过的时候大概会露出些许本性,原本冷酷少言的人突然变得啰嗦起来,噼里啪啦跟他汇报一天的见闻。那天之后他就收拾东西回了釜山,说是要和过去彻底做个了断。要是在以前朴志训铁定要嘲他矫情,但这一次就连他也看出点异端,不敢再随意插手,放任他去了。他慢慢地回复过去,请挚友不要着急,首尔这里没什么急事在等他,让他整理好了再回来。




“是呗,以后也只有你们几个还在那儿吊着我了。”


“我真想不回去。”


“还是以前好。”




三条消息排队似的飞快窜出来,朴志训几乎可以想象他咬着指甲焦虑打字的模样。他知道他的脾气,能像这样一股脑说出来就证明没有大碍,又忽然感伤一段感情竟然就这样渐渐地在复健中消磨,或许再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推翻的了。




“以前再怎么好,日子还得过啊。”


“你不回来,我看你们老板马上飞过去抓你。”




他和他开玩笑。




“嚯,赖冠霖不是什么都听你的么?你就不能给我开个后门?”




这个混蛋。看来是真的恢复得挺好,突然又拿他开涮。他是什么情况他还不了解吗?他看着屏幕上端端正正打出来的名字有点心烦,但还是抱着牺牲自我的精神继续回复。




“太贵了,开不起。”


“我收回之前的话,你浪够了就赶紧回来,我要找人喝酒都找不上。”




“怎么了?你俩的和平协议打破了?你干嘛也要借酒浇愁?”




他实在是懒得和他继续套路。




“是我想你了,行不行?你好好的,我接个电话。”




其实哪来的电话,退出去不过是几条无关痛痒的问候,他草草回复了就放下了手机。他心软,要是被朴佑镇那样没遮拦地继续打趣,这话题总归要聊到他懒得面对的事情上。倒也并不是所谓的逃避,只是实在太脆弱了,就那么薄薄一层,稍微一碰就要塌了,他没力气再自欺欺人费劲修复。




是个壳。当初被两边家人造起来,急忙就把多年没有联系的两个人推了到下面。他还以为赖冠霖要反抗,却没想到在家闹了几天脾气的人竟然是自己。他后来大概明白这桩事到底为什么能成,因为两个人实在太默契了。天生地一样,一人顶住壳的一边,任谁也看不见里面其实是什么空荡的样子。朴佑镇先前还总问他,说你的三观都喂狗了么,这样的日子干嘛还要将就过下去。他在他没说完的时候就立刻反驳:怎么是将就呢,明明是你情我愿的舒服日子。




就像现在,他捧了平板爬进被窝,那边浴室的门刚好打开,赖冠霖湿着头发出来了。没有人会开口打破这点睡前的平静,看视频的继续自己的工作,吹头发的站在镜子面前认真打理,显然是一对合格的室友。




赖冠霖直接换了之前那身被拿错的睡衣。这会儿吹风机轰隆隆地送着热风,把领口沾着的那点味道全递进了他的鼻腔。朴志训一直爱用果味的东西,这回春夏交接竟然已经跟着时节换上了西瓜味的沐浴露,他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在楼下储藏室屯了一年四季的爱用品。但是这个味道他也喜欢,清清爽爽,不再觉得热了。偶尔,在朴志训也要出差的时候,他会放弃自己用惯的男士沐浴露,偷偷拿了架子上的彩色瓶子用。当然,这点小事,他觉得没必要和哥哥知会的。




旅途还是累人。赖冠霖刚沾枕头就被睡梦拽了过去,连床头灯都忘了关。朴志训把视频看完,转头发现他半张脸都埋进了被褥里,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。他胡乱地把平板搁到一边,小心地掀了被子下床,赤着脚走到另一边。




站着才发现自己刚刚脑袋太热了,这情景下他根本一动不敢动的。不管是扶头还是整被子,稍微重了力气就会把人弄醒,到时候两双大眼睛对着又该说些什么呢?明明“和平协议”里隐性规定了他们互不干扰的。他犹豫半天,忽然看着他睫毛颤了颤,从被子里钻出脸来转过去了。朴志训有点儿懵,之前做的心里建设一下子打了水漂,自己捧着很重的包袱站在那儿倒有点不甘心的意思。但是睡着的人对他的一切都没有意识,他也不可能把他摇醒再来一次。所以他只能替他按掉灯,再悄悄地爬回床上。


平板的屏幕刚刚被他随便碰到了,这会儿油管的界面停在了历史观看记录一栏。他原本从不看的。这个油管账号其实是和赖冠霖共用的,或者说本来就是赖冠霖的账号,是因为两年前一次意外,两个人才开始一起用lkl0923这个ID。




那天他们从婚宴上满身狼狈地退下来,随即被母亲塞进了开往机场的汽车。原本说好取消蜜月来着。都在事业起步的时候,默契地商量着放弃这次旅行,没想到最后还是躲不过更厉害的手腕。


他忘了赖冠霖是什么态度,总之最后颠簸着到了酒店。在这之前他曾经偷偷想过一次,万一真的要去蜜月旅行,大概去有雪的地方比较合适。赖冠霖像雪,从很久以前他就这么觉得,又白又冷,只有春天才能融化。而他们两个不过是对方青黄不接的晦涩季节,怎么说也不该去太热情的地方自找尴尬。却没想到别人替他们选在了南美,一个曾经在007电影里出现过的度假城市,游轮赌场,香车美女,其实还真的算是一个开始冒险的好地方。但在那之前他们首先遇上了麻烦。朴志训的行李在机场被盗,连手机也没剩下。他是慌了,在人声喧哗的机场出口扣着公用电话结结巴巴,几句英语说不清事情原委。他放下听筒才发现自从出事他就没注意同行人的去向,作为哥哥的意识驱使他赶紧回头找人,意外地看见高个弟弟就站在自己身后半米的距离,背靠着行李推车,正在打电话。


赖冠霖英语好,几句话顺着漂亮的唇舌吐出来,几乎和母语无异。他最终帮他报过警,联系了大使馆,事情总算往好的方向进行了。当然结果并不如人意,除了一只空箱子他没能找回来任何东西,只能在当地一一补上。他每晚必上油管看大神的视频,但因为忘记了账号密码只能捧着新手机重新注册。就是在那个时候,赖冠霖看见了,提出把自己的账号借给他用,竟然就这样用了两年多。




朴志训向来很有自觉,从不会刻意凭借这个账号去窥探枕边人的一点隐私。但今天不一样,他的隐私因为他的失误就这样明明白白到了眼前,他随意一瞥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。


浏览时间就在今晚,大约是在赖冠霖下飞机回家的路上。不能揣测他当时是怎样的心情,总之他点开了那个视频,不知道是这两年来的第几次。




朴志训的手指停在屏幕上,只要轻轻一动就能滑出答案。




但他突然快速地点了返回按钮,又随即登出了这个账号。




是因为像在做贼吗?他倒没有自律成这个样子。他不过是不敢。关于赖冠霖的太多东西他都不敢轻易触碰,他太明白平衡如果被打破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了——他自知负担不起。






-tbc.





评论

热度(84)

  1. 捕甜达人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輝鏡泠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-UglySoul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JOKER77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条大:越过山丘 1
  5. 谁好看磕谁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ck226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收藏
  7. 在你背後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Love.linli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- 暮色兮凉城。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sura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Octob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Wololfm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圈圈圈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summer hat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